当前位置:首页 > 雾霾 > 曹钟菊‖长篇小说连载‖含泪的选择(4)

曹钟菊‖长篇小说连载‖含泪的选择(4)

关键词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8 08:00:01

点击上面蓝色字,进入关注公众号。

《文笔精华》微信公众号是第四届中国龙文学奖征文平台,也是组织主编出版短篇小说、散文和诗歌作品选集的撰稿基地。同时,为丰富长篇小说的创作,经编辑部研究和商议,特辟专栏平台,每天连载一部作品的其中一集内容,以飨读者欣赏(注:连载的作品,编辑保持原著,但可能有改动)。

‖小说散文诗歌·中国故事·纯文学的世界‖

投稿作者请提供:作者作品+作者简介+作者照片



含泪的选择

作者:曹钟菊


4、民兵训练


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靶把营归,把营归……”当你看到这首军歌时,千万不要以为我在写解放军战士集训归来的情景,而是我回忆我们这些基干民兵实弹射击回来时的一幕。

听着那愉快歌声,也不要以为我们打靶成绩多么优秀,像歌词里说的“枪法数第一”。我们五六十个民兵参加实弹射击,只有五六个人,五发子弹能命中一、两发,到底射中了几环就更不要去计较了。大多数人五发全脱靶,纷纷吃了大鸭蛋。这就是我们20天来的训练成绩,然而他们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不高兴的情绪。

我实在没有兴趣跟着大伙唱歌,空着手默默地跟在队伍最后面想着心事。

集训已经20天了,我今天是第三次摸到枪。第一次是我向别人借的。我用真枪和子弹带武装好了拍些照片,因为大家都这样武装好了拍留念照。

第二次,就是前几天领导说这次实弹射击要记成绩的,每个民兵都要打五发子弹,所以,让我学了一下瞄准的要领。

实弹射击是我第三次摸枪。我四发脱靶,命中了一发,按理说成绩不差了。然而我没有什么可高兴的,更没有懊恼那脱靶的4发。我十分卑微地跟着队伍,情绪非常低沉。

1968年底,我无奈地从大新高中毕业回到了家乡,成了一名正式农民。这时征兵工作刚结束,公社里就通知各大队组织青年男女进行民兵训练,我有幸也被列入其中。

农村里的民兵,其实就是年纪轻一点的农民。这是全民皆兵的年代,我被列入其中也就一点也不稀奇了。

集中训练时的一天晚上,我们正在暖暖的被窝里做梦时。突然,外面响起一阵紧一阵的哨子声,接着高音喇叭里传来了民兵连长顾汉东的命令:“请各位注意,马上紧急集合!发现有美蒋特务潜入我们大队。”

电源已被切断,大家赶紧摸黑穿衣起床,匆匆来到操场集合。连长简单地介绍了“敌情”,分配了任务,就让我们去抓美蒋特务。

这时有些胆小的人,有点不知所措了。我对堂妹曹宗琴说:“走吧,高音喇叭里嚷了半天,美蒋特务大概是饿坏了,跑不动了,不然还能等得到我们追过去。”

我们在西北风里整齐地跑步前进,上面不断地传话下来,不要发出声音,马上要接近目标了。我心里好笑极了,演戏都不像,让我们这群手无寸铁的乌合之众去抓美蒋特务。这些特务大概都已经病入膏肓,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,所以才派我们这些手无抓阄之力的人去。

训集了几天的队列,我们就转移到垦区去训练实弹射击,这时领导给民兵发了真枪。可是,我们极少数几个人,却没有发到真枪。说我们出身成分不好,不能带真枪训练。

在学校里不让我参加红卫兵,虽然痛苦但是还说得过去。可是,现在既然让我参加了民兵训练,却要区别对待,那么这种训练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?

我每天跟着队伍到靶场,然后坐在那里看别人咔嚓咔嚓地玩弄真枪。

我不过是滥竽充数,增加点队伍长度而已。难道当权者怕我有了枪,枪口对错方向?那么又为什么让我参加训练呢?我不符合基干民兵的条件,然而分明是在无产阶级的民兵阵营里接受训练。我是未教育好的“黑五类”子女?是党和政府的争取对象?我反复思考着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,天天跟着队伍来往于训练营和靶场。我被边缘,我卑微,可是我又躲不了,必须每天接受这种低人一等的煎熬。

学校里不让我参加红卫兵,我可以躲开点,不闻不问他们组织的各种活动,虽然心情也很郁闷,但是,不在现场总归比较好熬些。而今,我必须每天空着手跟着全副武装的民兵队伍进进出出,像个战俘似的。我非常的痛苦,不能不低着头,于是就更像个在押的犯人。

我每天望着肩背着真枪的民兵在靶场训练、听着他们无忧无虑地唱歌,我日复一日地接受着这种让我难堪的耻辱,我心灵的煎熬那些武装民兵是无法理解的。

我想回家了,不参加训练了,可是能走吗?要是真走了,我的觉悟和我的立场,可能要被上纲上线成反动了?也许就不是发不到真枪那样地简单地对待我了。不管我多么的不愿意,多么的苦闷,我必须无奈地留下来,凄苦地接受这种愚弄。

下雨天是政治学习。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的连长,三言两语之后就再也找不到话题了。大家背了几段毛主席语录,唱了几首语录歌就冷场下来了。

离开饭时间还早,有人提议带个四类分子来现场斗斗。连长正愁没有话题打发时间,这时得到了启发,就命令几个基干民兵去抓。

我非常担心,要是把我的亲生父亲抓来,那种尴尬局面我将如何面对?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,如芒在背地等待着厄运的降临。

一会儿民兵抓来两个四类分子,一个是陆文秀,另一个是季文彩。那天我父亲正好有事回了浜镇老家,不在其中,立刻如释重负。于是我心不在焉地旁观着他们,像猫抓老鼠地批斗这二名倒霉的四类分子。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些什么,也没听清楚批斗的具体内容。

这就是我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参加民兵训练的经历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今天写出来时,仍然有点心悸。

一个上世纪60年代的高中生,正是编织美梦的时候。是梦想最多的时候,理想、爱情、事业,对未来的憧憬、对远方的向往,应该到那个万花筒般的世界去转一转。

可是,文化大革命的滚滚车轮无情地碾碎了我们的美梦,这列疯狂的时代列车又把我们扔到了“广阔的天地”,被迫接受那种不可思议的“再教育”。

 

(小说连载,请看下集)


【作者简介】曹钟菊,上海市崇明县人,现任启东市三三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。

先后被评选为:南通市劳动模范,江苏省劳动模范,全国三八红旗手,启东市人大代表,南通市人大代表,江苏省妇联候补执委,1968年高中毕业后回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1969年在家乡大队鸡场养鸡,1973年到启东带教养鸡,1982年到扬州农学院养禽专业班学习(现扬州大学)。写有多部长篇小说并已经出版。


告示

《文笔精华》是第四届中国龙文学奖征文、评奖和主编文集的平台,重视名家,同时大力扶持文学爱好者,欢迎各界文友投稿。

《文笔精华》接受电子版来稿,请附上作者简介、作者照片和联系方式。作者原创,文责自负。

参与投稿视默认活动,打赏归作者积分,积分制为2019年主编出版纸质书《文笔精华·第四届中国龙文学奖征文作品选集》服务,试运行期间积分累计,等同征文期间合作出书时用。

预告:读者打赏100元为作者个人累积100分,出书时可获得1页作品内容,赠书一本,免费邮寄。以此类推。总累计10000分时,申请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核准号,20000分时,统计确认作者入选作品,并正式落实出版(累积分包括单位、企业和个人公益赞助)。

《文笔精华》公众号投稿邮箱:1050660889@qq.com

 

第四届中国龙文学奖征文、评奖组委会团队 

◆名誉会长:蔡丽双  董守和

◆文学顾问:丁一  潘颂德 

 

◆秘书长兼主编:朱超群

◆副秘书长兼副主编:吴开楠

◆副秘书长兼策划:阿刘

◆副秘书长兼运营:谭希诗

◆微信公众号艺术指导:圣湖雅韵

◆微信公众号执行编辑:闻忆

 

◆评委主任:依凝

◆小说评委:张斤夫 陆新  赵雁

◆散文评委:沈裕慎 惜珍  朱先贵

◆诗歌评委:王瑞  何兰青 刘青玉

◆指定出版人:吴秀云

 

单位、企业和个人公益理事

《西桥东亭》编辑部

王元昌、黄国锋、王景泉、郑直

 

欢迎更多的单位、企业或个人公益参与

 

原创作品,欢迎转发


分享 2019-09-08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