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秘闻 > 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关键词:操作系统 智能手机 诺基亚 微软 Android 软件 Linux 倪光南 iOS iPhone 红旗Linux 硬件 Windows Phone iPhone 4 史蒂夫·乔布斯 Java 中央处理器 金山软件 华为公司 柳传志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3 08:00:02

编者按:对于如今的硬件终端产品来说,核心层面基本可以分为两种,软件层面以及硬件层面,但两者又是如此密不可分,同时又都属于所谓的高精尖产品,在这一方面,我们确实比较薄弱,芯片层面至少还有比较优秀的企业,但在系统层面,几乎是全军覆没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微软时代,我们就想解决这个问题

事实上,早在微软的市场份额还没有如此强大的时候,面对操作系统这个核心层面,我们就想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,以防止受制于人。所以华为今天的备胎思想,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,前辈们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而这些带头人就是当年和柳传志产生绝对分歧的倪光南院士,无论是方舟CPU、永中Office,还是NC瘦客户机和Linux操作系统,这都是倪光南院士高瞻远瞩的产物,尽管它们最终以失败告终,却证明了,前辈和我们今天的想法仍然是一致的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在2000年左右,以倪光南院士为主的有识之士,在中国研发出了方舟CPU,紧接着就开发出了红旗Linux操作系统,与此同时,红旗Linux非常明白,对于一款操作系统来说,最重要的其实是生态和软件层面,于是又紧接着成立了永中Office,而红旗Linux短短时间里,装机就已经超过一百万套,这在2001年前后绝对是个大数字。

但遗憾的是,即便当年的操作系统市场还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,国产操作系统还是败在了软件层面。首先是国产的永中Office以及当时比较火热的金山软件,都存在和微软office无法兼容的问题,甚至于国内专家穷其所学,也没有破译出来。

而微软,也开始了它的垄断之路,2007年微软向国际标准化组织提交了自己的office标准OOXML,国产软件也推行了自家的标准,但最终国家投票结果是微软仍然以51票支持、18票反对获胜,只留下倪光南奔走相告为中国标准摇旗呐喊的背影,何其心酸。

从这以后,无论是操作系统还是国产软件,都无力回天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诺基亚用塞班开了个头,却也用塞班结束了自己

作为功能机的老大,诺基亚其实在操作系统有很多故事可以讲,功能机时代的塞班几乎是很多人第一次接触的操作系统,尽管当年是如此的的简陋,不过在Java时代,诺基亚手机的效率并不算低。

要知道,早在2002年,诺基亚就推出了第一款搭载塞班智能系统的手机诺基亚7650,彼时的乔布斯刚刚回归苹果不过几年而已,而改变整个智能手机格局的iPhone第一代,还要等到五年后的2007年。所以事实上来看,诺基亚不仅仅是功能机的绝对老大,也是智能手机的率先开拓者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但遗憾的是,诺基亚并没有持续坚持,因为功能手机的市场实在太过于火热,一直持续到2010年改变世界的iPhone4上市后,才急转直下。所以从某种层面来说,也不能完全怪诺基亚,谁让功能机赚钱如此简单呢。

在此之后,诺基亚还陆续发布了几款搭载塞班智能手机,包括诺基亚N70等等,但到了2012年,代表着塞班智能系统彻底没落的诺基亚808发售,至此,世间再无塞班智能系统。究其原因可以发现,诺基亚最燃有着智能手机的想法,但并没有对智能操作系统的规划,也始终无法从功能手机里跳出来,即使是当时乔布斯已经带来了iPhone,诺基亚依旧不以为然,直到iPhone4的来临,彻底将不可一世的诺基亚击败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而塞班系统从本质上来说也是原罪,甚至可以说诺基亚成也塞班,败也塞班。老款的塞班系统其实完全没有改进的价值,同时改进的难度工作量都是惊人的,塞班系统本身优化能力不足,这与之后的安卓iOS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加上塞班的编程相对来说比较难,在iOS已经有60万款软件支持的时候,塞班还在诺基亚的规划之下,继续走复古之路,自此,诺基亚也就错过了下一个时代。

此后诺基亚倔强的不选择跟随安卓,而是卖身微软,携带着微软的Windowsphone操作系统,再次杀回智能手机市场。凭借着诺基亚残存的余光,但刚开始的一两年,表现是相当出色的,Windowsphone一度也是取得了不少市场份额。

但新系统与成熟系统的差别随之而来,软件层面的优化包括适配迭代,远不如安卓iOS的体验,最终微软也是没能扛过这一关,微软的移动端梦想就此破灭,而诺基亚也彻底失去了重回巨头的机会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当智能手机来临之时,我们其实也面临机会

在那个时候,国产手机同样后知后觉,还在跟在诺基亚后面,继续在功能机上忙活,全然不顾新的时代。值得注意的是,那个时代还是手机操作系统混沌未开的时代,理论上国产手机操作系统迎来了一个绝佳的时机,因为所有的标准都还未建立,所有的生态都还未成熟。

但让国产手机难以拒绝的是,安卓的开源系统。也就是说,拿来主义比起自己做研发,要简单容易的多,同时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,国产手机自此迎来了一个弯道超车的机遇,也造就了国产手机今日之繁荣,遗憾的是,在核心层面,国产手机丧失了非常好的机会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所谓在商言商,今天我们回过头再看那段时光,可能依旧觉得,直接使用开源的安卓应该是厂商们风险最小,效率最高的解决办法了。时也命也,无论是微软还是谷歌,在策略方面都何其相似,放任自流,随其普及,等到规模巨大的时候,再将权力收回。

这期间,包括中国移动以及沃phone都尝试过另辟蹊径,但结局都是惨淡的。这其中最成功的尝试其实是阿里云OS,虽然这款操作系统和安卓一样,基于Linux所开发,甚至于安卓之父鲁宾只认为阿里云OS是安卓的一个旁支而已,并不能称之为操作系统,只能称为OS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虽然这款操作系统有种种的质疑,但阿里还是非常强势的去推广,甚至直接去投资魅族,来为阿里云OS找载体,这期间魅族和阿里面临着谷歌巨大的压力,但这款操作系统在巅峰时期仍然收到了7%的市场份额,这已经是挑战者们最好的成绩了。

但随后,由盛转衰,阿里云OS不仅丢失了市场份额,还沦为其他硬件产品的操作系统,与手机的联系越来越淡,直到今日,已经很难再看到阿里在手机层面为其站台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华为的鸿蒙会重蹈覆辙吗?

场外因素的影响,已经让无法保障华为能够继续使用安卓系统或者优化迭代,这就逼迫华为不得不提前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鸿蒙,而根据余承东的发言,这款操作系统很有可能在第三季度与消费者见面。

从华为这么多年的表现来看,操作系统的难度相对来说减少了不少,尤其是华为在安卓系统的努力已经接近十年,这十年间,积累的经验学到知识不在少数,尤其是方舟编译器之后,我们看到华为是有能力在底层系统做出修改的,这也就意味着华为在系统层面的积累是值得肯定的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所以外界一致认为,以华为这样的风格,操作系统或者说相对比较完整的鸿蒙操作系统,对华为的难度其实是不高的。但问题在于,这款操作系统的软件运行环境是否会重蹈Windowsphone的覆辙。

这款操作系统的最关键点在于软件厂商们的开发,以及后续的适配迭代。令人惊喜的是,为了避免更大问题的发生,华为的操作系统是兼容安卓的,这也就让鸿蒙操作系统成功的几率大大增加。

操作系统这个问题,还真是个麻烦事

加上华为本身两亿多部的手机销量,是完全可以支撑支款操作系统不被边缘化的,甚至可以开辟一个单独的品牌,在配置和价格上让利消费者,来共同完成新操作系统的优化迭代。

所以历次的失败并没有让我们放弃对核心技术的追求,天时地利人和的华为操作系统又能否超越前辈的荣光,圆了我们的系统梦?

分享 2020-02-13 08:00:02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